濱州這位公交司機好樣的!主動脈撕裂強忍劇痛停穩車確保乘客安全(轉載)
發布日期:2019-01-21

今年54歲的薛建民是一名公交司機,1月1日元旦假期當天,濱州市區人流如織,薛建民值下午班,公交車行駛至市區最繁華的渤海七路時,薛建民突發病癥,疼痛難忍,后背就像被燎壺里的開水澆一般,但薛建民強忍劇痛,將公交車停穩,并聯系了市公交公司,安排好車上的乘客后,他才給家人打電話說自己疼得受不了了。

此刻的薛建民自己并不知道,他血壓已經高達230,離心臟10公分的主動脈內膜已經嚴重撕裂,一旦劇烈咳嗽或者打個噴嚏,薛建民可能就會主動脈破裂,將在一分鐘之內立馬死亡。

行駛途中突然發病,“只想先把車停穩”

1月16日,記者在濱醫附院心臟大血管外科病房里見到了薛建民,他正在輸液,臉色發黃,顯得有些憔悴。回憶起病發當時的情景,薛建民仍然心有余悸。“當時后背特別疼,就像被開水澆一樣,全身出了急汗,額頭上豆粒般的汗珠往下滴。但公交車正行駛在繁華區,13米長的公交車上還有很多乘客,道路上行人、車輛特別多,我生怕握不準方向盤而發生意外。”

1月1日下午2點,薛建民駕駛106路公交車從市區黃河二路五四廣場站點發車,10分鐘后,車輛行駛至市區黃河五路渤海七路銀茂大酒店附近,薛建民感到后背隱隱發痛,當時他自己用手撓了幾下,繼續開車。沿途經過多個站點,車上乘坐了12名乘客。此時,薛建民后背的疼痛并未減輕,而是愈發厲害。當車輛行至黃河六路大潤發超市附近時,薛建民全身已經開始冒汗,額頭滲出汗滴。

“我心想看來我是得病了,并不是一般的小病。后背在很短的時間內疼痛驟然變重,就像燎壺燒開的水澆到了身上一般。我今年54歲了,一般的小疼我就忍過去了,但這個疼實在是忍不住了。道路實在太擁擠,稍微不慎,不是撞到行人,就會刮擦車輛,關鍵是車上還有很多乘客,我必須要保證乘客的安全,將公交車停穩。”

豆大汗滴往下滴,“當時真的嚇壞我了”

就這樣,強忍劇痛,薛建民沿著黃河六路,將車開到了渤海十路美食街站點。此刻,薛建民幾乎疼得站不起來了,但他并未通知家人或者撥打120急救電話,而是先通知了市公交公司,告知該請況,讓公司協調后續車輛將乘客妥善安排好。隨后,薛建民給妻子張萍打了電話。張萍隨即趕至站點,將薛建民送至醫院。

“當時看到他那個樣子真的把我嚇壞了,身上滿是汗水,額頭上汗滴往下滴,他嘴里直喊后背疼。到醫院一查血壓竟高達230,醫生立刻將他轉至重癥監護室。經檢查,醫生說可能是主動脈出了問題,并給我們下達了病危通知書。后來,由于病情太嚴重,我們又轉至了濱醫附院。”1月16日,正在病房里陪床的張萍向記者說道。

經過病情診斷,薛建民被診斷為主動脈夾層(Stanford B型),而這個病癥是異常疼痛的,普通人很難忍受。

主動脈撕裂嚴重,“你真是一名英雄”

“你還是一位英雄啊,主動脈夾層破裂的疼痛是異常難忍的,這是醫學界公認的。當時你的主動脈內膜已經撕裂十分嚴重,但你還是先把公交車停穩,在確保乘客安全的情況下,才把自己送至醫院,真是一名英雄!”在病房里,濱醫附院心臟大血管外科副主任醫師李偉查看了薛建民的治療記錄,并再次進行了囑咐。李偉向記者介紹,主動脈夾層這種病癥如果處置不當,病人真的是離死亡一步之遙,一旦主動脈破裂,病人會在一分鐘之內死亡。

李偉介紹,剛入院時檢查得知,薛建民的主動脈內膜從主動脈弓部開始撕裂,一直到腹股溝腹主動脈下端。在高血壓影響下,伴有血性胸腔積液。而主動脈弓部離心臟不到10公分。

“我們首先進行了緩步降壓,制定了手術方案。植入了兩個支架,一個長達8公分,一個長達20公分。目前病人病情穩定,還需后續觀察治療。”李偉說道。

連續四年無事故無投訴,“公司的模范帶頭人”

“爸爸的工作比較辛苦,上午班時常凌晨4點就要起床點火做飯,提前一個小時到班上,檢查車輛狀況,確保行車安全。下班后交完票箱、打掃完車輛衛生,到家差不多下午3點了。下午下班到家都要到晚上了。”薛建民的女兒薛飛很是擔心父親的身體健康。

雖然平時工作辛苦一些,但也獲得了社會的尊重和關心。“很多乘客都主動等爸爸的車,跟爸爸結成了很好的朋友。有的乘客還主動給爸爸送蘋果買餡餅,跟一家人一樣親,這也是爸爸堅持做公交司機工作的原因,他舍不得那些關心他的乘客,舍不得公司領導,用他自己的話說,就是‘自己就是做服務行業的,必須把車開好,把服務做好’。”

“薛建民是一名好司機,任職5年來,積極勤奮、任勞任怨,連續四年無事故、無投訴、全勤班,被公司評選為優秀駕駛員,是一名難得的好員工,公司的模范帶頭人。”濱州市公交公司對薛建民的評價很高。

26选5